安徽十一选五:杜坤維:IPO連續12期100%過會背后原因

時間:2020年01月06日 08:28:27 中財網
  上周IPO四家上會四家全過,沒有一家被否決,這樣算下來,IPO已經是連續12期全部過會沒有被否決,市場驚呼注冊制已經是實質上來臨,只不過是形式上還沒有實施。

  18年過會率猛跌,19年緣何過會率暴漲?

  首先是18年最嚴審核大浪淘沙
  18年是IPO最嚴審核的一年,主要是通過增加發審委員責任,實施終身追責制,完成史上最嚴發審委上任后首個完整年份,多次出現上會審核“三過一”、“四過一”,甚至“六過一”、“零過一”,市場不斷發出驚呼之聲,截至2018年12月31日,去年發審委共審核首發企業199家,共有111家上會獲得通過,通過率為55.78%;未通過的企業數量為59家,占首發審核企業總數的29.65%;還有29家企業出現暫緩表決、取消審核的情況,占總數的14.57%,這一通過率創下近10年來IPO過會率的新低。

  正是18年最嚴審核年,大量公司被迫退出排隊隊伍,留下的公司財務質量更好,信息披露也就更加的準確,實際上就是大量低劣公司已經離開了IPO堰塞湖,剩下的大部分是優質公司。沒有查閱到18年有多少公司退出排隊隊伍,但3月30日有38家IPO排隊企業終止審查,創下歷史紀錄。據媒體資料,截止2018年四月份終止審查企業共128家,其中上交所47家,深交所81家(中小板22家,創業板59家),從中就可以看出18年退出IPO的公司并不是小數目。

  上市公司緣何要退出排隊隊伍,就在于證監會壓實中介機構責任,把好第一道關,強調保薦機構切實發揮“看門人”作用,要求保薦機構及時撤回不合格企業,要求保薦機構不符合標準的不報,拿不準的也不要報,持續盈利不穩定或者報告期存在重大違法違規的,要運行規范一段時間后再申報,已經有問題要及時整改,不要存僥幸心理,各保薦機構需要對現有項目進行梳理,不符合條件需把材料撤回,否則會被記入誠信檔案。

  從整理出來的材料看,證監會大幅度提高了財務隱形門檻,持續盈利不穩定就要求退出排隊隊伍,而A股很多公司最大問題就是盈利不穩定,這是一記殺手锏,會讓很多發行人退出IPO。

  這一最嚴的IPO審核制度,引發很多的分歧爭議,批評者有之,贊嘆者有之,但不管怎么樣,讓排隊IPO質量大幅提高是一個不爭的事實,也就有了19年極高的過會率。

  其次是從嚴審核不利于中小企業融資
  19年前三季度GDP增速分別是,第三季度同比增長6.0%,第二季度同比增長6.2%,第一季度同比增長6.4%,可見在國內外復雜形勢下,經濟下滑壓力是比較大,中小企業作為經濟做活躍部分,融資難融資貴一直是一個老大難問題,解決中小企業融資問題,激活中小企業活力成為盤活經濟的一個重要棋子,因此亟待放寬安徽十一选五的上市,讓更多中小企業利用資本市場融資做大做強,并進一步降低杠桿,釋放活力,因此隨著資本市場支持實體經濟融資任務進一步強化,適當降低IPO門檻成為一種共識,降低財務門檻是非常明顯的,一些業績下滑的公司成功過會,一些達不到利潤隱形門檻的成功過會,這種情況下,某些飽受爭議質疑的IPO也成功過會,一些多次沖擊IPO的公司也成功過會,過會率提高也就不稀奇了。

  三是與注冊制逐漸接軌增加IPO包容性科創板已經成功實施注冊制,也沒有引發市場大的波動,主板注冊制改革已經是大勢所趨,注冊制的要義就是增加IPO包容性,只要發行人如實披露公司的情況,讓市場決定IPO成敗。在注冊制改革預期下,發審委的實質性審核可以大大放寬,由市場來決定IPO價格。這種情況下,主板實質性審核可以有所淡化,轉向招股書發行人信息披露的真實準確,而不再為投資價值背書,不再對盈利穩定做過度的審核,淡化盈利要求,IPO過會率自然會有所提高。

  這種審核理念下,過會率大幅提高就是板上釘釘,資本市場進口端已經是放開了,但是出口端依然是不太暢通,19年是退市最多的一年,2019年18家上市公司的多元化退市,但與IPO數量相比,退市依然是少之又少,根本不成比例,成為單邊擴容,即使多重利好下,19年走勢不錯,但在沒有退市制度大幅提高下,未來走勢依然步履維艱,奢談牛市只是幻想。

  縱觀美國印度牛市,都與大規模退市公司相伴隨,增加IPO包容性,必須加大退市制度的力度,才能保證市場新陳代謝,不至于陷入單邊擴容,出現新增資金與新增籌碼的對立脫節。

  
  .價.值.中.國.網
各版頭條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
{ganrao}